第六十一章:丰衣足‘食’

作者:半月饕餮|发布时间:2020-08-03 22:13|字数:2607

第六十一章:丰衣足‘食’

“轰隆”一声。

坐在地板上看书的许乐意立马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躲在墙后面,只露出一双圆噜噜的眼睛。

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欧墨爵,许乐意嘴角上扬微笑,好像会说话的眼睛划过一丝狡黠。

楼下,欧墨爵把车钥匙甩给佣人,黑着脸怒气冲冲的快步走上楼。

“许乐意,把门打开!”

“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伴随着男人发怒的声音响起。

许乐意站在门后,小心翼翼的握着门把手打开门也只敢露出一条缝。隐藏着狡黠的眼睛不经意间般露出少女胆怯的情绪,少女嘴唇抿成一条线,瞧见欧墨爵怒发冲冠的模样,浑身不易察觉的抖动。

“叔叔,你怎么回来了?”许乐意怯生生的问道。

“让开。”说着,欧墨爵推开少女只敢拉开一条缝的门。

“叔叔”少女低着头,手背在身后,像极了做错事害怕被家长惩罚的小孩。

看着许乐意乖巧胆怯不敢说话的样子,欧墨爵一股无名火冒起,‘现在知道害怕了,不是胆子大的敢威胁他了嘛。'

“不吃饭?威胁我?”欧墨爵瞧着许乐意因为他说的话儿瑟瑟发抖不说话的模样,更加气愤,上前两步,大拇指和食指还有中指钳住少女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

“对你好一点,不代表你可以挑战我的底线,以此来威胁我。”欧墨爵的眼睛闪着狠厉,恶狠狠地说道。

“不不是的,叔叔”被钳住下巴,许乐意害怕的对着欧墨爵可怕的眸子,胆怯的说道。“我只是吃不下,没有没有想威胁叔叔。”

“说实话。”欧墨爵怒瞪着许乐意。

“我我就是想找回那两个保镖”许乐意一边说,一边偷看欧墨爵的脸色,只见她越说欧墨爵脸色越黑,黑的似乎能滴出墨来。

“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你就能绝食威胁我?”欧墨爵的目光不善,许乐意被他的眼神吓到,想要低头躲闪,却因为下巴被欧墨爵捏着没有得逞。

面对欧墨爵的质问,许乐意不敢说话,面上闪过一丝慌乱,不知所措。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许乐意,别学你妈。惹怒我没有好处。”瞧着许乐意慌乱退后,欧墨爵上前将许乐意逼至墙角,让她逃无可逃。

“叔叔叔。”许乐意眨着湿漉漉的眼睛,如受惊的小鹿小心畏惧的看向欧墨爵,偷偷观察着欧墨爵的表情。

还不够。

许乐意在心底轻声道。

“我不想再从你的嘴里听到那些不相干的人,忘掉他们,这不是想要,而是命令。”

欧墨爵的眼中闪烁着风暴,整个人贴着许乐意的身子。

“咕咚”许乐意的眼睛被迫与欧墨爵对视,看着对方更加恼怒的样子。许乐意薄唇微启,说话的声音带着颤音:“叔叔,我真的不希望有人因为我的错而被迁怒。”

许乐意微屈着腿,脚后跟抵着床头柜,背部贴着冰冷的墙壁。光洁的脖子缩了缩,连带着整个人都在散发着一种示弱的气息。却在一瞬间给了欧墨爵一种其危险的触动。

欧墨爵一愣,定睛一看,却只看到少女弱小无助的模样。

许乐意外露的气势来得快去的也快,欧墨爵甚至没有察觉的更深,只当自己看错了。

凝神看着不知悔改的许乐意,欧墨爵大手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摔到床上,欺身而上将她整个压住,如被压住五指山下的那只猴子一般,许乐意能深刻感觉到男人扑面而来的强势,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说了,忘掉他们。”或许此刻如凶恶豺狼一般的模样才是欧墨爵的真面目,他往日冷漠淡定的高岭之花一般的形象荡然无存。

十多年不开荤只靠自己丰衣足“食”的成熟男人,低头望着许乐意。花季的脸庞,还没有经受过化学化妆品的侵害。

每一块肌肤都是自然的嫩滑,因为被惊吓到而泛起微红的脸颊,像果冻一样诱惑着他一尝香甜的粉唇。

他的呼吸突然急促,眼神冷淡之中掺杂了欲望。

微凉的手指拂上许乐意的脸蛋,指尖嫩滑的触感让欧墨爵起了生理反应。

欧墨爵整个人压在许乐意的身上,许乐意能敏感的感觉到男人炙热的身体,以及他身上浓烈的龙舌兰气息。

面对男人靠着被第三条腿控制的大脑做出的动作,许乐意配合的做出了她应该有的反应。

再一次受惊小鹿附体,许乐意浑身微颤表达着自己被男人突然的动作吓到的情绪。好似在控诉男人过分的眼睛瞬间红了一圈,眼泪飞速占据这双好看的眼睛,模糊了她的视线。

全心全意被少女柔弱外表吸引的欧墨爵,没有注意到许乐意被他欺身而上时一瞬间的错愕。

欧墨爵目光沉沉的盯着眼前这张人畜无害的脸。

此刻的她,粉唇害怕的抿紧。布满水雾的眸子楚楚可怜,给人一种想要狠狠疼爱的感觉。

身下含苞待放,还散发着清香的女儿家身体瑟瑟发抖,怔怔的目光让欧墨爵有一瞬间的迟疑。这个目光极其眼熟,眼前这张脸恍惚的和记忆中熟悉的那张脸重合。

两人面对面,近在咫尺的距离,为两人披上一丝诡异的暧昧感。

“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如情人之间的轻语呢喃,欧墨爵垂着头,说话间的吞吐气息全部喷洒在许乐意的耳后。

许乐意突然浑身一颤,原来是欧墨爵突然含她的耳垂,唇齿间细细品味,似是吃到了什么美味一般。

欧墨爵看不到的视角,许乐意眉头紧皱,琥珀色的眼眸中浓浓的厌恶。

她的确想激怒欧墨爵,但可没想献身啊!

许乐意忍不住头疼,男人就是这样,随时随地都能精虫上脑。许乐意眸光中闪过一丝鄙夷。

“叔叔,不要”如蚊子嘤咛一声,欧墨爵双臂穿过少女将她环抱,一手控住她的背脊,一手握在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

许乐意眼眶愈来愈红,看样子下一秒就会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

欧墨爵却全似看不见一般,薄唇印在许乐意裸露出来的锁骨上。一瞬间,仿佛被恶鬼附身一般,许乐意抖了个激灵,浑身一股嫌恶从脚底蔓延至全身。几乎废了全部的力气,许乐意才勉强克制住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推开欧墨爵。

恶心的男人。

在欧墨爵看不到的视角,许乐意的脸皱的像一张被揉搓成团的纸。

“不要!”感觉到屈辱的许乐意用尽全力想要推开欧墨爵,可惜没有得逞。只是让欧墨爵愣神了一会。

欧墨爵看着她因为惊吓而白了一个度的脸颊,没有血色的唇瓣。突然想起他强迫了那个人的那一夜,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极致的快乐。可也是因此他永远的失去了他。

看着身下与那人如出一辙的脸,欧墨爵背后一片冷汗,他怔怔的从许乐意身上离开,目光好像碰到了什么吓人的一片惊恐。

嘴里神神叨叨的念着什么,只是声音太小,与欧墨爵隔了一点距离的许乐意并没有听清。

欧墨爵失态的样子没有多久,只是一会就恢复了正常。

他深深看了一眼许乐意,转身就要离开,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修长的手指握在门把手上,指尖一瞬间的冰凉,使欧墨爵更快的冷静下来,欧墨爵离开的脚步突然一顿,他回头看向许乐意,冷漠如地狱刚刚醒来的撒旦:“既然你不饿,那么想必你晚上也不用用餐了。”

说完,欧墨爵冷漠的打开门走出去。

许乐意收回了即将冲出眼眸的泪水,看着大敞开的房间门,唇角勾起冷冷的笑了。

走到窗边,看着欧墨爵压制着怒气走上车,开着车扬长而去。

(本章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