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很重要

作者:柒十三|发布时间:2020-05-16 16:41|字数:2011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才微微亮凌枫就已经起床叫醒了林晗,“走吧,车已经准备好了。”

林晗点了点头打了一个哈欠,路过白然房间的时候,凌枫留下了一张字条。

“凌枫,我们真的不带白小姐走吗?”

凌枫摇了摇头,“小然身体常年不好,所以难得出来一趟就让她玩两天再走吧,而且刘宇彬昨天来了,我也不用担心了。”

“刘宇彬是谁?”林晗回忆了一下,好像并没有在白然那里见到过,只见到一个李嫂一直跟着她。

“是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凌枫从林晗的手里接过了行李箱,轻手轻脚的从白然的房间门口走过去。

“睡醒了?”高允真看着挣扎着起来的傅辛闵笑了一下,端了两份三明治早餐放在了餐桌上。

“我昨天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傅辛闵揉了揉疼得快要炸掉的太阳穴,原本冷冽的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

“你昨天在这里喝了很多酒,我也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就让你住在这里了,过来把解酒药吃了。”

高允真一边说着,一边给傅辛闵倒了一杯水。

“今天凌枫会和林小姐一起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接机吧。”傅辛闵仰头喝了一口水,把解酒药吞了下去。

“林小姐?”高允真飞快的转动着脑袋,搜索了一下姓林的女生。

“你不记得她了?”

高允真仔细想了想,挑了挑眉,“之前阿枫的那个女朋友?”想到这个名字,高允真的口气不太好,毕竟当初的事情她也是略知一二的。

“嗯。”傅辛闵点了点头,吃了高允真递过来的解酒药。

“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去的。”高允真点了点头没有把自己不愿意去的表情表露出来。

傅辛闵点了点头,吃了早餐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一会我还有些事情需要赶快处理,所以你跟我一起走。”

“啊?”听到傅辛闵的话高允真有一些诧异,在的到傅辛闵肯定的眼神之后,匆忙吃了饭收拾了一下出了门。

白然一大早起了床简单的打扮了一下自己,不施粉黛的脸依旧美丽,给人一种很纯洁的感觉。

这个时间估摸着凌枫应该也已经起床了,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从门缝上飘落下来的纸条。

“小然,国内有事我和林晗先回去了,你玩两天再回来吧。”

看到纸条上的内容,白然的眼眶猛地模糊,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拿着纸条的手也微微用力攥了起来。

“小姐!你怎么了!”刘宇彬打开门就看到了白然坐在地上,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彬哥,阿枫哥哥回国了。”

听到白然这么说,刘宇彬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没事,如果你也想回去,我马上去给你订最快回国的机票。”

刘宇彬扶着白然站了起来送她回了房间。

“他回去怎么能不跟我说一声呢!而且还是带着那个林晗一起回去的!”白然有一些抓狂的喊到。

其实,她并不在乎凌枫是不是回了国内,她在乎的是,在她和林晗之间,凌枫选择了带林晗走而不是自己。

看到白然这副模样刘宇彬沉默了,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是他知道这件事情按照自己的身份不该问。

过了许久,白然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了下来,抬起头看了看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刘宇彬,眸子里有一些歉意。

“彬哥,谢谢你陪着我,刚才我情绪不太好,你别介意。”

“小姐,有一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傅辛闵不自禁握紧了手,有一些踌躇。

“彬哥,有什么话你想说就说吧。”

在得到了白然的同意,刘宇彬走到白然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现在的他不是作为一个保镖,而是作为一个哥哥。

“我知道你很喜欢凌枫,但是,你看着他幸福你自己难道不会开心吗?这个林小姐对于凌枫来说意义非凡,有的时候缘分就是这样,一个人的出场顺序很重要。”

“可是这几年一直都是我在他的身边陪着他,为什么他就不能回过头看看我呢?”

这件事情白然根本就想不明白,世界上难道真的会有自己的前女友对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还对他念念不忘的人吗?

“凌枫的心里很在乎你,这些我都是知道的,但是他只不过把你当做妹妹一样看待,而且正是因为这样,也只能代表凌枫专一是一个好人。”

看白然不说话刘宇彬刚想再说些什么,就被白然给打断了。

“可是我不想做他的妹妹!我的父亲为了他去世了我从没有怪过他一句!我只要他好好呆在我身边照顾我!”

说完白然就气轰轰的站起身走出了房间,刘宇彬赶紧跟了出来,但是已经看不到白然的身影了。

刘宇彬围绕着酒店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白然,打电话也没有人来接。

这一次来法国没有带人,现在只能靠他自己一个人去找白然,而且现在报失踪肯定也不会被立案。

刘宇彬现在有一些后悔,自己当初就不应该说那些话让白然这么生气,应该先把她安抚下来的才对。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白然的身影,忽然刘宇彬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地方,赶紧回酒店取了车,踩足了油门出去了。

果然,在香榭丽舍看到了白然的身影。

刘宇彬停了车走到了白然的身边,悄悄的调整了一下呼吸,“小姐,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我找了你很久。”

“彬哥,你很担心我吗?”白然转身面对着刘宇彬,微风拂面吹来,吹起了白然的发丝。

白然伸出手捋了一下额前凌乱的头发,眸底有一些失望。

刘宇彬被白然问的突然有一些愣神,点了点头,“当然,当初小姐的父亲收留我和我父亲我们又从小一起长大,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白然盯着刘宇彬忽然笑出了声音,“彬哥,我还以为爸爸去世之后没有人真正关心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