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陷入危险

作者:柒十三|发布时间:2019-07-04 06:55|字数:2032

第三十章

“喂,莫律师,救我……”

听闻,莫言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眉头紧皱,“林晗,你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好像是在郊外,啊!”

嘟——嘟——

林晗的话还没有说完,伴随着一声惨叫,电话里面响起了忙音。

该死!

莫言拿起了外套和车钥匙,走出了办公室,拨了个电话,“我给你发个号码,查一下在哪里。”

说完就挂上了电话,把林晗的号码发了过去。

又给凌枫打了几个电话,但是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按照发过来的定位,莫言赶到定位到的地方之后,已经快要天黑了。

漆黑的仓库里,散发出股股霉味和动图尸体恶臭的味道。

莫言轻轻的往里面走,走到最里间的时候,只见房间的中央摆放着一个凳子。周围散落着绳子,和点点的血迹。

莫言心头一紧,确定了林晗不在这里,唯一能够想到的,就只有楚悄。

回到了事务所,莫言就打电话给了在警局工作的朋友。

“呦,莫大律师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修武西,没时间跟你说了,林晗被绑架了,我定位到她最后的位置是在城西郊外的一个废弃仓库里,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楚悄做的!”

听到绑架两个字,修武西的眉头也是紧皱,慌忙挂了电话安排人员准备行动。

本来不到二十四小时,警局是不能立案的,但是莫言的话一定不会假。

人赶到仓库的时候,也是毫无收货,封锁了现场又让几个人换了便衣去监视着楚悄。

“有点麻烦,这里太偏僻了,没有人会过来,所以连个目击证人都没有。”

莫言听着电话里修武西的话,捏了捏鼻梁,这边也是查不到任何一点有用的线索。

“那楚悄呢?”

“楚悄倒是一直都在公司里从来都没有出来过,或许不是楚悄做的?”

修武西看了看楚悄办公室的位置,她的办公室在十四楼,但是窗户却是一直都是开着的,而且一直坐在窗户边,好像就是故意要让他们知道她在办公室里似的。

忽然,修武西和莫言同时惊醒,“不是楚悄!”

“不对,这件事情跟楚悄脱不了干系,张恒!”

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给忘记了!

说完就驱车到了恒达集团,果然张恒不再公司,也不在自己的别墅。

看来,楚悄和张恒一直都勾搭在一起,怪不得楚悄会同意收购恒达,看来两个人各有所需啊。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林晗看着面前的张恒,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喉头还充斥着献血的味道,令人有些反胃。

“林小姐,你可千万别怪我,我也是为别人做事。”

张恒笑着摸了摸林晗的脸庞,手掌猛地用尽,林晗闷哼了一声,压抑住了想要惨叫的心理。

“楚悄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费尽心思的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来?”

“好处?对,我是商人,无利就不办事,谁给我的利益最大,我就替谁办事,你现在是我金主的眼中钉,当然是要除掉的。”

张恒笑了一声,把手里的鞭子往林晗身上一甩,顿时皮开肉绽,整个昏暗的房间充斥着献血的味道。

“你就不怕凌枫来找你么?”

林晗的眸子依旧刚毅,没有一丝的软弱。

似乎是听到了凌枫的名字,又似乎是觉得林晗太过于自负,张恒笑了。

“你以为我是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把你给带过来的?还不是有人帮忙?只要你答应把公司里所有的股份都拿出来,我保证能替你求一条命。”

“我压根就不会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拿出股份?那我还能有活路?”

贵人相助?是谁?

张恒的暗指,明明是凌枫,可是凌枫不会这样,一定是这个小人想挑拨离间!

“如果你今天死在这里了,股份依旧会是我们的,你何必这么坚持呢?”

对于林晗,张恒已经没有了多少的耐心,只想让她赶紧的交出股份然后灭口回去交差。

“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妥协的。”林晗吐了一口嘴巴里溢出来的献血,说完就闭上了眼睛,“要杀要剐随便。”

楚悄!你越是想得到什么,你就越是得不到!

林晗早就已经让莫言办理好了一切手续,只要林晗一死,所有的股份都会被捐到公益事业去,而楚悄,一分钱也拿不到。

“打到她肯松口。”

张恒拿起湿巾擦了擦手往地上一扔。鞭子交给了身后的手下就走出了这昏暗的房间。

张恒再过来的时候,林晗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个好的地方了。

“松口了没有。”

“回老大的话,这女人嘴巴紧的很,怎么都不肯松口。”

“靠!”张恒踢翻了旁边的凳子,一把捏住了林晗的下巴,“你非要逼我的是吗?拿过来!”

“这是什么!”林晗双眸惊恐的看着张恒拿过来的液体。

“林小姐,既然你不肯松口,那就算了,我很抱歉让你这两天受了这么大的痛苦,为了作为回报,让你舒服舒服。”

张恒阴险的一笑把媚药灌进了林晗的嘴巴里。

“兄弟们,赏给你们了,记住办完事灭口。”

“放开我,别碰我!滚蛋!滚开!”

看了一眼被人群包裹着的林晗,张恒笑了笑,就要抬脚往外走,才刚刚走到门口,就被踢了回来。

莫言看着被人包裹的林晗,眸子一狠,冲过去就踹倒了两个,“想死?”

冰冷的声音和狠戾的眸子,让那些人有些退后,但还是咽了咽口水往前冲。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触碰到莫言的身体,就已经躺在了地上。

“林晗!你怎么样了!”

莫言抱起林晗,看着她满身的伤痕,眉头皱的更加紧了。

林晗抬起眼睛看着莫言,本来莫言就生的好看,如今又多了媚药的作用,林晗越发的控制不住自己摸了摸莫言的脸。

“莫律师,你今天好帅啊。”

果然,听到这句话莫言的脸色铁青,“不要胡言乱语,我带你回去。”

说罢,就带着林晗走出了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