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羽麟归来 第八十章:羽麟重生(1)

作者:wlyhmlswy|发布时间:2020-04-02 06:18|字数:3950

“基本就是这样了……”卫蒙阳风在叙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无奈的苦笑,但是让震谷纹石看不懂的是,卫蒙阳风眼眸深处好像隐藏着一丝丝的…臣服?那是什么?震谷纹石从来没有见过卫蒙阳风有过这种神色,这也不像是他印象中的卫蒙阳风,这和丝沙——

不,应该是多瓦莱尼有关吗、

卫蒙阳风和震谷纹石二人在湖边说着这几天来双方发生的事情,事实上虽然卫蒙阳风那边发生的事情让震谷纹石震惊不已,甚至是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虽然他认为自己的想象力已经很丰富了,但是在丰富的想象力,在大胆的猜测,也想不到…丝沙春旎…那个他第一个上去搭讪的那个高挑充满了活力的女孩

只能说命运多变,让人根本无法预测。

但是震谷纹石这几天的遭遇相对于卫蒙阳风他们来说,显得较为“平淡”一些,但是那也只是相对来说,卫蒙阳风得知了火灵族真正的境况,以及火灵族实际上本不是一个野蛮残忍的种族之后,也是不由得对其产生了一定的改观,震谷纹石身旁的那个女性火灵族就是很好的证明,她的人类语言说的很流利,而且想不到无土之国的火灵族才是真正的正统的火灵族,而奥克米大陆上那些火灵族…

“它们根本不配叫做火灵族,我恨不得把它们都灭掉,他们是一群彻底抛弃了我们光荣传统的弃民,遭受了很多苦难,流落到你们的大陆,日渐堕落,他们的灵魂和身体都已经被污染了。”这是焦木艳风的原话 ,卫蒙阳风也是唏嘘不已,想不到…灵族,原来相互之间也有那么复杂深刻的关系呢。

“那我妹呢,还有流香,她们俩…”震谷纹石有些急切地问道,卫蒙阳风微微摇头,看向远处正在走向那条巨大的半龙的多瓦莱尼,轻叹着道:“能确定的是,她们俩都没事,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女皇说——”

“女皇?难道你已经彻底臣服于她了吗?”震谷纹石眉头一挑,问道,卫蒙阳风苦笑道:“我不知道被下了什么东西,现在我的整个身心就像是不再是完全是我自己了的一样,多瓦莱尼她…似乎可以随时操控我…我可能…”卫蒙阳风没再说下去,震谷纹石也明白了,他轻轻拍了拍卫蒙阳风的肩膀,很奇怪,曾几何时,卫蒙阳风在自己眼中,不能说是高不可攀,但是也是的的确确比自己优秀的存在,人长得帅不说,实力也很厉害,各方面能力也都不弱,为人很好,这样的人除了兰御风琴那样的看不上,或者说没感觉,估计是个女孩都得动心,丝毫不夸张,现在的卫蒙阳风,比以前就像是老了几岁一样,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沧桑的感觉,但是,震谷纹石此刻却感觉自己和卫蒙阳风的“位置”变了,自己成了那个站在高处的人,俯视着卫蒙阳风…

是和自己融合了海之茧有关系吗,他还不知道,可能有吧,但是无论如何,那也绝对不是自己骄傲自大的资本,他们是朋友,是伙伴,一起经历了很多,现在流落异土,他是决心要把大家带回去的,而关键就在于那个加班丝沙春旎的羽鳞族的…女皇!

“她肩膀上那条…真的是…”震谷纹石把声音压低了一些,虽然那也没什么用,但是自己就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即使他融合了海之茧,但是现在她能运用的也不过是极小的一部分罢了,见到这种真正的上位物种,自己内心深处也是有一种颤栗臣服的感觉。

“算是吧。”卫蒙阳风看向那边,多瓦莱尼已经来到了那条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巨大的半龙——斯默旁边,此时的多瓦莱尼看上去还是那个丝沙春旎,那个人类女孩,只不过身上的那种隐约显露出来的威严的气场让别人无法忽视,但是,她肩膀上那条极其漂亮的幼龙…说实话,震谷纹石觉得这条小小的幼龙给自己的震撼,甚至比那个小山一样巨大的斯默还大,不说那近乎完美的外表,那可以说是造物主的最完美的杰作了,那条幼龙的双眼,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你甚至无法和它去对视,和它对视的感觉就像是你一个无比渺小的人类也好,半龙也好,都陷入了无穷无际的浩瀚星空一般,无论你庞大也好,渺小也好,都会陷入那片无尽的黑色星空,那种深邃感,那种无力感,那种无穷的感觉…

“什么叫‘算是吧’?”震谷纹石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她给我说过,这条幼龙…虽然就是传说中的羽鳞龙的游龙,但是,却是残缺体的羽鳞龙。”卫蒙阳风自己眼中也带着疑惑的神色。

“残缺的羽鳞龙?这是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还有这回事?”震谷纹石也很疑惑,一旁,焦木艳风突然道:“她过来了…”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即使是焦木艳风这样基本天不怕地不怕勇敢彪悍的火灵族公主,对于多瓦莱尼,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颤抖。

“看来,你和你的老朋友已经聊得差不多了嘛,我那边也差不多了,你好啊,震谷纹石,还认识我吗?”多瓦莱尼带着淡然自信的微笑走过来,虽然样貌还是没变,但是无论是神态,说话的语气,气场,都完全不一样了。

“这是什么话,我震谷纹石对于美丽的女孩子从来不会忘记的,哪怕只见过一面也绝对会深深印在脑海里的,更别说您这样的大美人了。”震谷纹石虽然也对多瓦莱尼有着敬畏,但是由于他有着海之茧,所以,他并不觉得自己就一定比对方低多少,反倒是可以很自然地开几句玩笑。

“看来…你融合的那个东西,让你获益匪浅啊,可惜了,我晚来一步,为了先把我的宝贝孵化出来,我没得到湖里的东西,不过也没关系,既然你得到了那也是命运的安排,震谷纹石,我要请你加入我们萨拉斯族伟大的复兴进程中,这是你无比的荣幸,你也没有拒绝的权力。”多瓦莱尼每一个字说的都很客气,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是无比强硬!

震谷纹石看着这个曾经无比熟悉现在却很陌生的…如果还能叫她“丝沙春旎”的话。他微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多瓦莱尼问道:“你是同意了?”

震谷纹石摇摇头,多瓦莱尼再次问道;“那你是拒绝了?我说过,拒绝的后果——”

“当然不是了,这可是曾经显赫无比的多瓦萨拉斯文明的最高统治者,羽鳞女皇对我本人亲自发出的邀请啊,我要是就这么直接拒绝了,别说是你,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我自己呢,哈哈。”

看着震谷纹石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多瓦莱尼微微皱起眉来,之所以卫蒙阳风那么好对付,和卫蒙阳风本人的性格也是有原因的,卫蒙阳风虽然有些腹黑,但是总体上是一个讲道理,讲规矩,好说话的人,或者说虽然很优秀,但是优秀的很“透明”,一眼就可以看穿,但是震谷纹石却不是,从他第一次和自己搭讪的时候,自己就隐约觉得这个男孩有点摸不准他在想什么的样子,你认为他在很正经地和你说些什么,实际上那些都是他在开玩笑,但是当他和你开玩笑的时候,他却又在说的是认真的事情。就算你把思维翻转过来猜测他,还是不准…

而且现在更加难办了,多瓦莱尼本以为震谷纹石再厉害,也不会有卫蒙阳风厉害, 卫蒙阳风那极其接近南谷之火的实力也会在自己的气场下不由得破绽百出,更别说震谷纹石了,再滑头也无所遁形,可是现在震谷纹石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竟然融合了那个连她都了解有限的…东西,现在他的实力虽然只有南谷之火初期的样子,但是那只是开始,而且更麻烦的是,震谷纹石融合了那个东西之后,他的境界,或者说从内心深处发散出来的气质,气势,已经不必自己差多少了,自己必须把对方摆在“平等”的位置上去试图拉拢说服,这对多瓦莱尼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卫蒙阳风看着震谷纹石,虽然他知道震谷纹石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难以相信,这个平时嘻嘻哈哈没什么正经形象的男孩,却往往会在关键的时候,做出一些可能他自己都意料不到的事情。比如他强吻焦木艳风,救了自己这些人,可是…

或许,他的内心,并不是那个不正经的样子,相反,他有着自己独特的自尊和追求,有着自己的原则和理念,他在用不同的方式来践行自己的那种理念,或许吧。

“那你是什么意思?别跟我绕弯,我虽然在你们人类的世界中生活了不少时间,但是我最为厌烦的也就是你们人类那所谓的‘虚伪至极’的谈判了,明明要谈一件事情,你们偏偏不开门见山的说条件,而是互相拉扯,把话题扯到十万八千里,绕一个大圈子,不明就里的人根本听不懂,你们不累吗?”多瓦莱尼那双带这着些锋芒的琥珀色眼睛闪烁着厌恶的神色。

“我知道,我知道,不光是您,艳风也对我们人类这样看的,是吧,艳风?”震谷纹石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对焦木艳风笑了笑,焦木艳风本来已经在多瓦莱尼的气场下快喘不过气来了,被震谷纹石这么一打岔,反倒是轻松了不少,白了震谷纹石一眼,道:“女皇大人说的没错,你们人类就是磨磨唧唧的。明明向往东,偏偏往西。”

“哈哈,是啊…不过幸运的是,我可不是那种喜欢绕圈子的人类呢,女皇陛下,那么我们就直接开门见山吧,初雨礼貌,我会先提出我的合理的条件,看看您是否可以接受?”震谷纹石说着,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在多瓦莱尼身后不远处盘旋在低空的那只羽鳞幼龙…

卫蒙阳风也明白,震谷纹石与其说是忌惮多瓦莱尼,更不如说是忌惮那条羽鳞幼龙!那绝对不是一半的龙,光是看那条有着北海之水实力的半龙直接匍匐在地,浑身颤抖,在那条比自己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幼龙面前大气不敢喘,就知道那条幼龙多可怕了。

“那再好不过,不过,我接不接受,那就是我自己决定喽。”多瓦莱尼笑着道,那神情语气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人类“丝沙春旎”。

“咳咳,那么,我说了啊,女皇陛下,我的条件不多,也很简单,第一,我要求您把我的同伴放了,让我们重聚,包括阳风兄,还有被您请去;做客”的梦中流香以及本人的妹妹,震谷白羽…”说道震谷白羽的时候,震谷纹石的眼中闪过一丝歉意和温柔。

“第二呢?”多瓦莱尼没有直接说同不同意,震谷纹石笑了笑,道:“第二,送我们回到我们的大陆上。”

“还有么?”多瓦莱尼面色不改,问道。

“放过火灵族,不要把他们当做被你们奴役的种族,请给他们自由。”震谷纹石说完,身后的焦木艳风浑身一颤,看着震谷纹石,什么也没说,但是那双茶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激动地神色。或许说起来很难听,但是火灵族的整个命运,或许就在这俩人的几句话里,就彻底决定了,他们以后,是被奴役驱使,还是获得自由,重现辉煌!

而显然,震谷纹石,他真的在努力去做,他当初说过的话…要帮助火灵族,甚至整个灵族重现他们的辉煌,现在,已经要迈出重要的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