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羽麟归来 第五十七章:焚灭,破茧(2)

作者:wlyhmlswy|发布时间:2020-02-14 07:23|字数:4042

震谷纹石来到焦木艳风身旁,他脚步极轻,每走一步就得看一看洞口,听一听那些酣睡的火灵族战士是不是有一个醒了过来,因为这实在是太危险了,稍有疏忽,自己可能就玩完了。

“.……”震谷纹石没直接叫,而是伸出右手,然后楞了一下,苦笑一声,换了左手,轻轻拍了拍焦木艳风的肩膀,但是没反应,真的睡着了?

震谷纹石稍稍用力,抓住焦木艳风纤细的肩膀晃了晃,还是没反应……

震谷纹石皱了皱眉,按理说就算是睡着了,这种环境下怎么可能睡得那么沉?震谷纹石稍稍靠近,观察着焦木艳风的脸,没发现有什么,他还想再看仔细些,是不是那些该死的混蛋给她下毒了什么的,突然,焦木艳风嘴唇轻启,极轻的声音回荡在耳旁:“你想死吗?再靠近点?”

“”震谷纹石下意识地就想叫出来,但是自己的右手更快一步地捂住了自己的嘴,那样子配上那表情很是滑稽,焦木艳风缓缓睁开眼,默默看着震谷纹石的右手……

“疼么?”震谷纹石一愣,挠挠头,焦木艳风这俩字说的语气有点“温柔”的味道啊,有点不适应啊……

“那个…还好…还好…人没死就行哈哈,”震谷纹石笑道,随后赶紧神情严肃起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现在给你松绑,然后我们——”

“你走吧。”焦木艳风轻描淡写地说道,然后头一偏,不再理会震谷纹石。

震谷纹石愣住了,他的大脑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额,你,你说什么?当然要走啊,可是得我们俩逃出去啊,不然到时候——”

“你走吧,别的,我不想多说了,就算逃出去,又能怎样?斯默的智力我低估了,局面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中,我们不过是被操控着的一堆小丑罢了,任由摆布,只有可怜等死的份…”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话,嘎咕的努力可就——”

“呵,他们怎么努力,怎么样,管我什么事?我现在,只想静静地呆在这里,等到明天,他们把我抓起来,献给斯默当做魔力吞掉,然后,火灵族就可以宣告灭亡了,让那个焦木灰石慢慢腐烂吧,我…太累了…什么,也不想做了,我当初,就该直接……”焦木艳风没再说什么,但是从她那双黯淡无神的茶色眼睛中,可以看出来,她已经……放弃希望了,虽然现在的局面的确昭示着,他们彻底失败了,就算他俩逃出去,他们能去找谁?无土之国中他们还能聚集起什么势力来对抗斯默?

没有。

所以,安心接受这失败的命运吧,然后,等待死亡,只希望,死亡,这总是要来的东西,可以来的,平静一些。

……

震谷纹石当然明白,当然明白焦木艳风的想法,甚至他从她身上,看到了之前几分空瞳奥火的影子!因为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太多的压力,太多的失败,命运一次次的嘲弄,然后,失去了心中的火光,仿佛熄灭的蜡烛,人活着,心,死了。

……

震谷纹石右手缓缓握紧,他甚至不去在意那小拇指断裂处的疼痛,然后,看着焦木艳风,对着她的左侧脸颊……

“啪——”

“!?——”焦木艳风愣住了,她扭过脸,讶异地看着震谷纹石,她不明白,一向看起来软弱胆小贱兮兮的震谷纹石,此刻……

此刻一种无法形容的气势,蔓延在他的身上。

震谷纹石右手放在胸口前,小拇指处开始滴血……一滴,一滴,低落到地面上……

“打你这一下,你或许很疼,但是我更疼,不仅仅是我的小拇指处很疼,我的心更疼,我这一路过来跟着你,你以为我为了什么?我有病吗?焦木艳风,你给我记住,在我们人类生活的大陆上,那片你曾经也呆了三十多年的奥克米大陆上,在你眼中是无比弱小矫情的人类,有太多像你一样遭遇,甚至比你更糟糕的人类了,但是他们,却也一个个挺了过来,不为别的!就为了心中的那道光,那道任何人都看不见,只有你能看见,任何人都无法感受,只有你能感受到的光芒,最初让你去奋斗,去努力,去流血流汗毫无怨言的那道光,那就是指引你一生道路的东西,你能明白吗?你现在放弃了,把那些看似几乎没有,但是确实还存在着的光芒,要掐灭吗?”

“那你说…我们逃出去了,能做些什么?你告诉我?要守护住这道光,我,还能做什么?才能阻止斯默,才能重新带领我的种族?”焦木艳风语气异常平静,但是,眼角 ,第一次,留下了泪水,震谷纹石动容了,如此坚强的,仿佛火焰与灰烬一般的异族女孩,竟然…

也会流泪吗?

……

“不管怎么样…”震谷纹石垂下右手,温和地笑着道,“我们先出去,再想办法,如果…如果没有任何挽回的办法,那么,我们就深入毒沼区域中心,去找斯默,然后,和他决一死战,万一运气好赢了呢哈哈,就算运气不好,那么,能和你一块被吃进肚子里…也不算糟糕嘛……我啊,反正也回不去我的故乡了,这叫:客死异乡吧,有您这么一位火灵族的公主大人陪着我呢,我也值啦——”

“……”焦木艳风流着泪,看着笑嘻嘻的震谷纹石,喃喃道:“你是笨蛋吗?”

“啊,对啊,本来我挺聪明的,结果被你传染啦,哈哈。”震谷纹石笑着,重新向焦木艳风伸出右手……那滴着血的右手……

焦木艳风看着那只右手,终于,点点头,震谷纹石赶紧给她松了绑,焦木艳风猛地握住震谷纹石的右手伤口,疼得震谷纹石倒吸一口凉气,但是下一刻,焦木艳风把沾着震谷纹石血液的右手食指,在自己两边脸颊各抹了一道血迹,同时,右手尖利的指甲在脸颊两侧,各浅浅地划了一道口子…

“你这是——”

“我们走吧。”焦木艳风淡淡地道,震谷纹石不明白她在干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焦木艳风看他的眼神……

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震谷纹石和焦木艳风按照嘎咕的提示,找到了隐藏在山洞后面的暗门,二人沿着暗道左拐右拐,暗道很狭窄,只能容纳 一个人通过,所以震谷纹石在后面,状态比较好的焦木艳风在前面,焦木艳风左手托着一枚散发着淡淡火光的火球,在狭窄潮湿的环境中,让震谷纹石感到一丝安心。

一路上,二人都没有彼此说话,沉默着,即使是一向善于寻找话题不甘于沉默的震谷纹石也罕见地沉默着,他能感觉到自己和焦木艳风之间的气场不一样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现在还说不上来,加上之前焦木艳风那有些怪异的举动,震谷纹石能肯定那至少不是什么坏事吧…

剩下的,就看天意啦——自己,已经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了。

……

出了暗道,外面一片漆黑,从周围茂密昏暗的树林和那种淡淡的腐蚀味道可以判断出他们仍然在毒沼区域。

“有个坏消息。”焦木艳风看着周围的情况,淡淡地道。

震谷纹石笑了笑,道:“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说:‘诶,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呢?’吗?”

“…我没时间和你开玩笑。我们虽然逃了出来,但是我们似乎更加深入毒沼区域了,而且…不幸的是,这里的路,我也不是很熟,可以说,我们,迷路了,而在毒沼迷路,那意味着…死亡。”

“哈哈没事没事,不是说好了嘛,大不了,到时候我和你直接干脆一路走到头,去见见那条该死的毒龙,看看传说中的羽鳞半龙是个什么鸟样子,然后我在发挥发挥我的骂人技能,争取把那条龙气个半死,那时候就算是死了,也值了。”

焦木艳风此刻的身体看上去多了几分纤细和柔弱,震谷纹石两手动了动,他有一种冲动,想要上前一步,抱住焦木艳风,但是他没有……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我们出来了,你是怎么打算的?”焦木艳风回头,看着震谷纹石,此刻是深夜,震谷纹石只是普通人类的视力,连焦木艳风的脸庞都看不太清,但是对方的视力似乎比自己好得多,也对,灵族的视力都很好,即使是火灵族。

“嗯…那个,首先,这个我们的先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就类似嘎咕他们呆的那种干燥点的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找点吃的吃饱喝足,然后睡上它一觉,那样我就可以想出来好办法啦。做什么事不能急于求成不是嘛?”震谷纹石笑嘻嘻地道。但是可以明显听得出来,震谷纹石此刻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有气无力的,那笑容满面中带着深深的疲惫。

焦木艳风看着震谷纹石,似乎想说些什么,微微张张嘴,但是终究没说什么,轻轻点头,道:“好。”

“额——”

“怎么了?”焦木艳风听到了震谷纹石有些惊讶的声音,问道。

“没什么…那个,我说了你别生气哈,要是换作之前,你估计早就没好听的话就说出来了,这次怎么……”

焦木艳风微微低头,道:“看在你失去了一根手指头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该感谢我。”

“.…那, 那还真是谢谢了。”震谷纹石苦笑着到。与此同时,他的肚子发出了不满的叫声,看来来到了安全的环境,各种身体需求也就来了。

“饿了…”震谷纹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无辜地道。

“拿你没办法,跟我来吧。这里虽然危险,但是,还是有不少可以使用的菌类的。只不过不太好分辨就是。”

“喂喂,你可别拿错了有毒的蘑菇啊。那样我死的好冤啊。”震谷纹石心里一凉,道。

“我要是这都能认错了,我就别当火灵族了。”焦木艳风的语气中带着无比的自信,也是,身为土生土长的原住民,火灵族应该对这一带很熟悉。

“不过,你要求的遮风避雨那就没必要了,毒沼区域从来没有风,所以很多区域还会有毒气弥漫着,至于下雨,就更别想了,整个无土之国……”焦木艳风说到这,抬头看了看黑夜,天空黑的无比深邃,一颗星星都没有…而且诡异的是,今晚,连月亮也没有!整片天空仿佛一团漆黑的混沌一般,无比诡异!

“至少我出生以来,记忆中,就再也没下过雨了……”

“那也好,这里本来就潮湿,再下个雨那就太恶心了,不过今晚的夜空真是诡异啊,什么都没有……”震谷纹石也发现了不对劲。

……

“走吧,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黑点好,那也是我们的保护层。”焦木艳风说完,刚准备抬腿前进,突然——

……

滴答…

滴答…

鼻尖,额头,头发,耳朵,手指,衣领……

湿了,一滴一滴,像是被什么打湿了似的…

可是…能使什么呢?

……

“咳咳,那个…我是不是乌鸦嘴啊…你不是说那个…这里好久不下雨了吗?可是…你看着…是不是下雨了啊?”震谷纹石呆呆地看着天空,一滴滴豆大的雨点掉落下来,随后,淅淅沥沥的小雨,无声无息地降了下来……

下雨了……

“下雨了啊…哎…——你怎么了?”震谷纹石看着表情奇怪的焦木艳风,焦木艳风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天空,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

震谷纹石皱皱眉,凑过去仔细一听——

“下雨了…不可能…下雨了…为什么会下雨…难道…难道——”

那一刻,一股无法言喻的感觉,从震谷纹石内心深处出现,他自己也不知道,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种共鸣…

但是是下位生物对上位生物的臣服的共鸣,来自地底深处一般……

难道,无土之国,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