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银之裂痕 第八十五章:传说与唯一的英雄(8)

作者:wlyhmlswy|发布时间:2019-10-09 07:38|字数:5011

“光银穹曦……是光银家族的一位继承人,生年不详,光银家族,和当时的:雪樱家族、沐风家族并列为三大家族,光银家族擅出战斗高手,雪樱家族擅出魔力运用和淬银术的高手,而沐风家族,并不清楚,似乎是一直在两大家族背后起一个辅助和完善的作用,总之,当时的三大家族,可以说亲如一家,相互扶持相互弥补,甚至家族之间继承人经常联姻,也是常有的事。”

“这样啊光银…雪樱…沐风…”水翠初雨喃喃念出来这三个家族的名字。

“沐风…”兰御风琴轻轻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思索和疑惑,但是这一丝思索很快就被火芒木心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当那个可怕的怪物苏醒,并且花了数年的时间基本了解了自己的处境之后,噩梦,就开始了,那个怪物开始大肆破坏,更可怕的是,它所具有的独特而诡异的‘影’的力量,甚至可以通过污染任何生物并将它们转化为听命于自己的影之生物,”

“天啊…”水翠初雨真的是为所未闻,那样可怕的东西……真的曾经存在于这片看似美好平和的奥克米大陆上吗?

“于是,从最开始的仅仅它一个,到后来的两个,四个,八个…再后来,成百上千,成千上万,据说当时有一个古老的大型的人类聚落,一夜之间全部化为乌有,无数的人凭空消失,后来根据人们的猜测和较为可靠的分析……”说到这,火芒木心的嘴唇也微微颤抖起来,苍老的双拳微微握紧……

“那个怪物,可以强化自己,它可以…把任何生物,当做自己的‘养料’,”

“养料??”兰御风琴问道。

“没错,如果说,植物的养料是水,阳光,肥料,那么,我们,人类也好,那些动物也好,那些其他的智慧种族也好,对于‘影’来说,和水,阳光,肥料,没什么区别,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实现那种不可思议的转化的, 就连天火祝离大人也在日记里表达了那种惊骇的语气,但是,事实就是,那些凭空消失的人,应该是即成为了‘影’的养料,被它……‘吸收’了,尸骨无存。”

“嘶——”水翠初雨倒吸一口凉气,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场景…那……

“…”兰御风琴沉默着,没说什么,但是可以听见那急促的呼吸声。虽然她们知道,如今,影是已经被消灭了,但是…听到之前的故事,仍旧和发生在眼前一样,一阵无比的后怕。

“当时,人类文明已经有所成就,可以说,挖掘亘斯弗格文明,是一把双刃剑,有好处,也有坏处,不算把那个东西唤醒话,应该是好处远远大于坏处的,但是……”

“或许…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本性吧…好奇,求知欲,欲望…这既是我们进步的动力和源泉,也是…灾祸的源头。”兰御风琴感慨道。

“是啊……当时,短短十年的时间,整片大陆近乎一片死寂,几乎所有的生物,或者说,任何活着的东西…它都没放过…人类的数量急剧锐减,那些其他的智慧种族也开始被迫和人类联手,不光是人类,奥克米大陆上,所有能联合的力量,都联合在一起,在那个生死存亡的时候,种族分歧已经不再重要,能活下来,继续繁衍下去,才是每一个 生物坚持的,于是,当时的三大家族史无前例地达到了完美的契合,三大家族的家族同时做出了一个今天我们都无比佩服的决定,那就是暂时三大家族合并为一个家族,就叫做‘光银’,也是这样,才能让这个巨大的合体家族能够以最快速有效的方式联合其它力量,对抗影。”

“…”水翠初雨试着想象当初那该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光银穹曦那时候应该是三十岁左右吧…传说他本人实际上天赋一般,相貌一般,总之绝不是什么人中龙凤那个级别的,就是普通的人,若不是生在光银家族,可能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罢了,但是或许这就是天意,也或许是后来居上?光银穹曦据说在二十多岁以后其实力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上升,就连他本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再上升,人类也是有极限的,那就是南谷之火和北海之水……北海之水,是我们人类至今为止,无法跨越的一道天坎,他…却跨过去了……”

“怎么跨过去的?”兰御风琴急忙问道。

“…没有答案…毕竟那个年代太早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光银穹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者,仅仅是自身实力就达到了北海之水接近中期的实力,而且,他的魔力属性,是极为罕见的;光与金。”

“光…真的有光属性的魔力吗?”兰御风琴喃喃道。

“有的……或者说,曾经是有的……因为在一个偶然的时刻,有人发现了光属性的魔力似乎可以对影造成一定的影响,于是,光银穹曦那万中无一的魔力…就被重视了起来,他本人,虽然天资平平,但是毅力和决心,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当时人类走投无路,光银穹曦独身一人,前往大陆北方人迹罕至的地方,找到了羽麟龙…”

“天啊…他一个人?”水翠初雨捂住嘴。

“是一个人…据说,他通过了羽麟龙的‘考验’,得到了羽麟龙的认可,这可能也和他身上那独一无二的魔力属性有关,于是,光银穹曦,也是史上唯一一个,得到了羽麟龙承认的,获得了那条龙跟随资格的人类!这意味着,即使是羽麟女皇在场,也无法命令那条羽麟龙!那条羽麟龙,选择了光银穹曦作为自己的‘战斗同伴’,于是,传奇,诞生了。”

……

“传说中的…龙…骑士吗…真的存在吗?”兰御风琴的语气有些淡淡的缥缈,仿佛她可以隐约看到,在那个古老的年代,蓝天下,炽烈耀眼的阳光,洒在那一人一龙身上,巨龙张开双翅,咆哮人间,威风凛凛,气势如山,那名传奇之人,手持神剑,目光如刀,即将迎战最可怕的对手……

那样史诗一般的画面,光是想一想都觉得无比激动,热血沸腾,就算是比起自己和亡歌影冠那一战,也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曾经…存在过…以后,不会再有了…所以,那是唯一,不可替代的。但是——”火芒木心语气一转,低沉地到:“还不够!”

“不够?”水翠初雨张大了嘴。

“是啊,即使是一名北海之水中阶段的超级高手,加上一条中渊之土实力的羽麟龙,还是败了,侥幸捡回一条命,一人一龙,本以为他们联手就可以消灭那个‘影’,但是他们错了,即使是羽麟龙也严重低估了影的实力,毕竟羽麟龙可是无比高傲的,可是,那一次…羽麟龙的高傲和自信,被击溃诚一片片脆片……”

“天呐…这都打不赢那个…怪物…”水翠初雨无法想象,光是北海之水就已经无法想象了,更别说中渊之土,更别说这俩联手还差点死了!

“所以说啊…那根本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生物,那是噩梦,是灾祸……当光银穹曦骑着羽麟龙大败而归的时候,整片大陆的生物都绝望了,代表了最强大的力量,却还是差点覆灭,那还有什么,可以阻止它?”

“……换做我,我会自杀,认命。总比被那个恶心的东西…吸收了要好。”水翠初雨道。

“呵呵,当时和你想法同样的先祖们,太多了,一时间不少的人都自杀了,光银穹曦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样,羽麟龙也不见了踪影,或许去疗伤了,也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当时,绝望的情绪,弥漫了整片大陆…人们都觉得,他们完了……”

……

“但是,往往,黎明前的那一刻,是最为黑暗的……光银穹曦生前曾经说,就是这句话,给了他无穷的力量和希望,因为他坚信,现在就是最黑暗的时刻,熬过去,就将迎来黎明!别人绝望,他不会。”

“真坚强……”水翠初雨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了。

“是啊…那已经…不能用坚强来形容了…悲壮…要知道,英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得,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起当英雄的代价的…因为——英雄…注定,孤独,生前孤独,死后,为万人敬仰,传颂后世,但是他还是已经死了,不会知道了…而英雄,所承受的东西,往往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他…光银穹曦大人,承受了什么?”兰御风琴低声问道。

“……当时,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有一名身份不明的能工巧匠,找到了他,他提出了可以击败影的办法,但是,代价很大。前提是,需要两名中渊之土实力的生物,以及一把配得上那个层次力量的神器…或许可以击败影。”

“两名……神器…可是,中渊之土的,不就是只有…”水翠初雨有些疑惑。

“等等!难道——”兰御风琴的情绪有了很大的波动,火芒木心长叹一口气,点头道:“对,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就是——燃魂药剂!”

“燃!——”水翠初雨捂住自己的嘴……怎么可能!那时候,就有燃魂药剂这种东西了?

“燃魂药剂的来源,现在已经说不清来历了,但是,可能是那个不明身份的人,给光银穹曦的……而且,不是一瓶…是四瓶。”

“四瓶……”水翠初雨想不到那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或许这里面也有传说的因素在里面,不管怎样,光银穹曦已经得到了晋升为中渊之土境界的钥匙,还差一样东西,那就是…神器。”

“他的称号……”兰御风琴喃喃道。

“是啊…‘破晓神剑’……这个称号…背后,是一个悲伤而壮烈的凄美的故事…当时,光银穹曦已经结了婚,有一名美貌聪慧的妻子,妻子就是雪樱家族的一员,二人还有了孩子,本该是享受家庭幸福的光银穹曦,却注定,要牺牲自己,拯救整片大陆…”

“……”水翠初雨握紧拳头,轻咬着下唇。

“但是,那还不够……因为当时,羽麟龙不知所踪,光银穹曦没有办法, 只好决定先把神器弄好,然后自己喝下燃魂药剂,去和影打个你死我活,其实他明白,那和送死没什么区别,但是,已经…没办法了……”

“……”

“可是,就在这时,影突然来袭,刚刚铸造好还未冷却的神剑也没来得及打磨和强化,但是那时已经太晚了,影的力量太可怕了,光银穹曦眼睁睁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被杀死,惨叫声,绝望的呼喊声差点把他的心智摧毁!”

“……”水翠初雨心跳加快,全身冒汗……仿佛她就置身其中一般。

“但是影仿佛在捉弄光银穹曦一般,就是不杀他,要把他留到最后,让他亲眼看着这尸山血海…其用心恶毒可见一斑!”

“该死…”兰御风琴也忍不住说到。

“这时候,那个神秘人,告诉他,还有机会赢得,那就是,把刚刚铸造好的神器,‘注入灵魂’,光银穹曦不明白什么意思,神秘人告诉他…只有…用他心爱的妻子…作为祭品,让神剑…吸取她的灵魂,虽然这样做,他会彻底失去自己的妻子,但是……已经没时间考虑了,成败…就在一瞬间!”

……

屋子里静的可怕……蜡烛,也在那一刻,熄灭了,仿佛此刻就是天地间,最黑暗的时刻……

“他的妻子…恳求他这样做,说自己愿意为了拯救大家而死,唯一的心愿,就是请他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

听到这,水翠初雨已经微微啜泣起来……

“光银穹曦泪流满面地拒绝,他再坚强,再强大…也承受不起…但是…英雄,这,就是英雄的代价…”

……

“没想到,妻子自己突然往前冲,速度之快让沉浸在悲伤的艰难抉择中的光银穹曦没反应过来,手里,还未冷却的剑,刺进了他妻子的胸口…位置,刚好是心脏……”

“……”水翠初雨掩面哭了起来,风丝机那边,也传来像是轻微流泪的声音。

“光银穹曦呆住了,看着那柄神剑插进自己爱人的心脏,炽热的剑身冒着滚烫的烟,鲜血被那柄神剑尽情啜饮着,妻子没说一句话,只是微笑着摸了摸光银穹曦的脸,然后,闭上了眼…光银穹曦吻了自己的妻子,同时,双手用力,把剑,彻底贯穿了自己的妻子,那一刻,神剑散发出无法形容的光芒,那光芒如此耀眼,同时,光银穹曦接连喝下了三瓶燃魂药剂,全身的光属性魔力直接沸腾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天意,那一刻,刚好是黎明时分,天地间第一缕光,划破黑暗,安静地照在光银穹曦,和那柄神剑之上,天地间,只剩下光银穹曦的咆哮声,带着愤怒,悲伤,和…无比的力量!”

……水翠初雨已经泣不成声。

“那一刻,他,化身为光,黎明之光,希望之光,他就是天地间那一束光芒,带着所有人的希望,带着无尽的悲伤,和决然赴死的决心,实力猛增至中渊之土,同时,羽麟龙也突然出现,一人一龙,再次联手,加上那柄神剑……即使是影,据说在当时也感到了畏惧,那无比耀眼的光芒,让它都感到了死亡的威胁!终于……”

……

“影…被消灭了…大陆…恢复了平和,羽麟龙,陨落,光银穹曦,死亡,尸骨无存,唯有那柄神剑残骸…不知所踪……于是,后人为了纪念他,为这柄还没来得及起名字的神剑,起了一个名字‘破晓’,而光银穹曦的称号,就是‘破晓神剑’,因为当时,那柄神剑给人一种错觉,它吸收了天地间所有的光,然后,划破了无边的黑暗……所以,名为‘破晓神剑’。”

……

火芒木心不知什么时候,再次点燃了另一根蜡烛…屋子里,恢复了温和的明亮……仿佛那黑暗,已经过去了……

“风琴…你不是问我,那地下墓道,为什么会有一条,羽麟龙的尸体吗?”火芒木心对着风丝机说到。

“是…那条…?”

“啊…就是那条…和光银穹曦,并肩作战的那条……但是…但年,影虽然死了,而且是彻底的死了,不会再活了,可是…它…也有尸体留了下来…”

“什么-”兰御风琴大惊道,同时,似乎风丝机里还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呵呵,果然…你不会是一个人听得,不过也无所谓……你信任的人,我也信任……是啊…影的尸体…也在那里,而且是…更深处…”

“……”

“或许…人类真的可以在影身上,找到永生,不死不灭,但是……那真的是…我们想要的永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