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银之裂痕 第八十章:传说,与唯一的英雄(3)

作者:wlyhmlswy|发布时间:2019-09-10 07:45|字数:3602

火芒国都城,银焰城,简单直白的说,就是很早的时候人们对于拥有最高温度的银色火焰的崇拜和渴望,因为银色的火焰才可以提炼纯银,而纯银可以说是淬银最珍贵的材料了。

一行人乘坐着特质的风鸟车来到了火芒国的皇宫,水翠初雨远远看着皇宫慢慢变大接近,说实话上一次他们是从地下进去的,出来就已经是充满迷雾的花园了,因此对火芒国的皇宫没什么印象,可能姐姐知道。因为她小时候应该经常来这里玩吧。

但是现在看过去,火芒国的皇宫设计远不像是风流国的皇宫那样严谨和精美,在水翠初雨眼里,风流国是以魔力为主要风尚的国家,国家的标志是一个独特的“眼睛”,象征着对魔力的窥探和摸索以及魔力本身的神秘感。

而风流国无论是皇家建筑还是其他的大部分知名建筑都设计得很有对称的美感,严谨而流畅的建筑区县,可以说是强迫症的福音了,但是这里的建筑怕是能逼死强迫症了,就不说那些其他火芒国的城市大街小巷都“乱糟糟”的,像是一堆没梳理过的头发一样,这一条巷子,那一条街道,毫无规律和整齐的美感,初来乍到的人很容易就晕头转向,和学院城火三区很像,或者反过来说。

而就连眼前的皇宫设计的也是七零八碎的,没错,要说最不想皇宫的皇宫那就是火芒国了,火芒国这个国家似乎对于“面子”和“向外来人展示自己国家的好的一面”不是很感兴趣,他们更务实,毕竟这个国家最开始就起源于矿产丰富的矿脉附近,人们日以继夜地挖矿,凿洞挖隧道,没路了就顺手修一条,就这样一年又一年造成了现在这个乱七八糟但是却很有“矿石”特色的国家,哪里都似乎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熏烟痕迹。显得陈旧古老,但是别有一种真实的感觉。

“我们火芒国的皇宫可能看起来很…那个,但是里面还是可以的。”凌雪有些尴尬地道。

“哈哈没事,实际上我挺喜欢这种的,该什么样就什么样,像有些地方恨不得把建筑盖上天,弄得过于华丽,我觉得反而不真实,还是这种带着‘人间烟火’风格的建筑好。”穹鹰苍鹏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

“哼,这次大个子倒是会说话了啊,不过我知道你就是这么想的啦,凌雪,其实我也觉得挺好的,虽然这个皇宫整体看起来…有些破旧凌乱,感觉不出这是一个整个的皇宫体系,但是…也算是一种特色吧。”水翠醴泉其实不是很习惯这种,到处都有一种烟熏的感觉,尤其是在那种干净整齐的环境(学院城银区)呆习惯的人来说。

“我记得姐姐和我说过,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来你们这玩了,有很多地方可以探险,好玩的地方根本玩不完呢…”水翠初雨笑着道。

“呃…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凌雪俏脸一红,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小时候不好的回忆…估计是被兰御风琴欺负的画面吧…

“看来你和风琴学姐关系真的很好啊,真羡慕。”水翠醴泉笑着道。

“还好吧…”凌雪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的笑,他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兰御风琴突然直视着他的脸,然后摸了摸他的脸蛋,当时凌雪虽然小但是已经有“男女有别”的意识了,即使他长得再娇俏也是男孩,当时他心跳加快,以为兰御风琴要跟她告白呢…其实那时候自己内心深处就已经隐隐有些感觉了,可是…他可不是那种喜欢就敢直接说出来的人。

可是兰御风琴带着一丝丝惋惜的语气说:“哎呀——小雪你要是个女孩子就好啦…我们就可以一块洗澡一块睡觉啦——”

“……”当时凌雪直接蒙了,随后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的笑…

……

“停。”车子停下,微微晃动了一下,凌雪马上回过神来,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皇宫大门了。

守门的皇家侍卫拦下车子,凌雪从窗户探出头,不需要任何东西,皇家侍卫点头躬身行礼,让开,车子稳稳地进了皇宫。

进了皇宫明显感到环境安静了不少,周围的地面也好墙面也好干净了不少,那种似乎无孔不入的黑色烟熏痕迹似乎也消失殆尽,绿色植物多了起来,要说植物绿化程度最多的国家当然是风流国,最少的自然是火芒国,甚至可以用“少得可怜”来形容。

“很久以前啊,先人们试图融炼矿石,最开始都是直接砍伐树木植物来烧火的。”凌雪微笑着道。

“啊?——虽然我对融炼不是很精通,但是我最起码也知道即使是熔点最低的石矿也得一百度左右吧,而且只能是初炼,呃,虽然石矿只需要初炼就是了…那种木头烧出来的货温度….最多不过一百度吧。”穹鹰苍鹏显得很惊讶。

“你瞧瞧你那样,以后别和我们来了啊,太丢人!那怎么了,那时候我们的先祖还在探索的阶段,哪有现在这么发达啊,那时候能熔炼石矿就不错了,其他的金矿,乌石矿什么的想都别想。”水翠醴泉挑着眉笑道。

“是啊…但是觉得那时候…大家都过得很有意义吧,都有事情去做,都在为人类的未来努力着。”水翠初雨柔声道。

“是啊……”

“行了行了,女孩子就是多愁善感啊…呃不好意思凌雪我没说你啊。”穹鹰苍鹏本来想吐槽一下水翠初雨和水翠醴泉,但是却不禁捎带上了无辜的凌雪。

“…没事,我习惯了。”凌雪似乎也开始学会用玩笑来回应别人了。

“非得我缝上你的嘴巴是吗?”水翠醴泉眯起眼看着穹鹰苍鹏,穹鹰苍鹏赶紧捂住自己的嘴,那样子看的其她三女——呃二女一男都笑了。

皇宫的正门看起来我有一种粗狂原始的感觉,仿佛那是从一整块巨大的石头雕刻而成的,而不是垒砌起来的。

“我们的围墙和大门就是从最开始的低矮的山丘和岩石直接凿刻而成的哦。”凌雪似乎看出了其他三人在想什么,笑着道,语气中带着几分自豪。

“厉害…不得不佩服先人们的毅力和技术。”穹鹰苍鹏竖起了大拇指,对着那巨大的岩石城门,以及周围高达数十米的城墙。

“是啊…很难想象…最初的火芒国,就是从这么大点的皇宫范围,开始慢慢扩张,扩大…”水翠醴泉也被这种粗狂的美吸引了,她见过钢银国的建筑,和那种精雕细琢不同,火芒国不拘一格,粗犷原始,有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和雄伟,那是混合着人和大自然的雄伟。

进了正门,是一大片广场空地,上面用不同的鲜艳的颜料画出了一块块区域,有的是空着的,有的堆放着码放整齐的矿石和相关产品,一辆辆专门运输矿物产品的车辆井然有序地排队等待着。

“感觉我就像进了矿山一样…”水翠初雨看着周围堆积成山的矿物,那些都是已经经过初炼甚至第二次炼制的矿产品,已经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和买卖价值了。当然大多数石矿之类的不是很值钱的。真正稀少的矿物是不会堆在露天场地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皇宫堆集这种东西的。”水翠醴泉道。

“因为方便啊。”穹鹰苍鹏随口说了一句,凌雪笑着点头道:“对,苍鹏兄说对了,起初就是为了运输的方便,因为我们火芒国的皇宫实际上应该算是一个巨型的矿场,因为最开始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矿坑,后来慢慢变成了集散中心,到现在有着政治功能的中心,但是它作为矿物集散和中枢的地位还是没变,曾经前几代国王试图变过,认为矿石堆在这里太难看,外来的客人觉得太掉档次,就转移了出去,但是这一转移却发现太难太难了,延续了多少年的矿业运输生产模式根本无法改变,最后无奈之下放弃了,皇宫下面还有很多未经开采的矿脉,皇宫内也聚集着众多融炼的高手和能工巧匠以及各种大型熔炼装置,所以这也算是我么火芒国的一大特色吧…呃…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凌雪脸色微红,穹鹰苍鹏只是点点头, 对着他竖起大拇指,水翠初雨笑道:“没什么,觉得凌雪你自从迷雾事件那一次后变得成熟了很多呢,姐姐看到你这样一定会很欣慰的哦。”

“…算了吧,她来了还是的该怎么嘲讽我怎么嘲讽我呢。”凌雪微笑着道。

“不会啦,就算是那也是姐姐和你感情好的标志啊哈哈,哎,到啦?”水翠初雨看着车辆缓缓走过广场,又穿过了一道门,环境立刻变得更加幽静了。周围凉爽了不少,数棵参天大树遮住了毒辣的阳光。

“到了,三位先下车,会有护卫带你们去你们今晚住的地方,我先去找父王,晚饭的时候我会找你们的。”凌雪说完就先下了车,跟着几名侍卫离开了,水翠初雨看着凌雪的背影,觉得他越来越有皇子的气质了。看来人都是会慢慢变得呢。

三人被安排进了三间屋子,相互挨着的,屋子整体似乎都是由大块岩石凿刻而成,加上周围茂密的树荫,异常的凉爽,这让穹鹰苍鹏非常满意赞不绝口,然后打了个哈欠就钻进自己的屋子睡觉去了……

“…真是的…不知道女士优先吗,自己擅自挑了一间最大的屋子,真是欠揍。”水翠醴泉气鼓鼓地道,但是眼角带着笑意。

“好啦,别和低龄儿童计较啦,难得这里这么阴凉,真是不错,不是晚饭才来吗,我们也睡会吧,这一路过来车子里很闷热的,我也困了…”水翠初雨说着也打了个哈欠,的确,炎热的天气人很容易犯困的。

“嗯,你一说我也困了…哈——欠——我也进屋了…”

……

凌雪换了一身在皇宫平时穿的衣服,先去见了自己的父亲,火芒木心,火芒木心刚刚办完国事,正在自己的房间看书,凌雪敲了敲门,火芒木心平淡的声音传来:“进。”

凌雪推门而入,火芒木心笑着道:“回来了,那三位朋友也来了?”

“嗯,已经安排好住下来了。”

“好……你也先去休息吧……”

“嗯,好。”凌雪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是看到自己的父王又把话憋了回去,行了一礼离开了。

看着凌雪关上门,火芒木心轻轻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那本书,低头沉思片刻,右手伸到桌子下面,似乎是一个隐蔽的暗格,暗格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本…异常古旧的书

上面,印着古老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