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银之裂痕 第六十五章:羽麟族的传说(13)

作者:wlyhmlswy|发布时间:2019-07-12 08:33|字数:3778

卫蒙阳风看着缓缓升起的此时还尚未变得毒辣的太阳,内心一片迷茫……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风贝月八日了,不过那是奥克米大陆,在这无土之国大陆上,时间仿佛没有了意义,永远都是真的炎热,荒凉,死寂,几乎每有什么生物,就算是有,也是富有强攻击性的。

卫蒙阳风看着周围还在沉沉入睡的其他女孩……心里不由得一疼,当初带她们出来,真的对了吗?梦中流香,琉璃沙拉,丝沙春旎,还有震谷白羽,四位女孩都可以说是衣衫不整,一身尘土,尽管她们努力保持着自己头发和仪容的赶紧整洁,但是也不可能干净整洁到哪里去了。

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他们经历了可以说是非常诡异无法理解的经历,为什么突然就会来到千里,不,相隔万里的无土之国?为什么他们毫无察觉?究竟是谁?火灵族吗?

可是卫蒙阳风内心深处的直觉告诉他,虽然来到这里以后的确火灵族在跟着他们,袭击他们,可是火灵族本身就是无土之国的原住民,在原本的如传说一般的羽麟族销声匿迹之后,火灵族可以说是无土之国最厉害的种族了应该,他们的领土意识和排外意识都非常强烈,他们认为无土之国就是他们的领土,任何外族擅自踏入,那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但是把他们“送到”无土之国的人…或者说某种东西或者神秘的力量…他不知道,那应该不是火灵族,而是……

……

该怎么办呢?卫蒙阳风少有的陷入了绝境一般的境地,没有退路,更没有前进的道路,丝沙春旎也只是模糊地知道他们朝着东北方向走,翻过那座大的夸张的山脉,似乎可以达到某个聚落,那个聚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种族,但是貌似会帮助人类的样子……

“哥……”一旁震谷白羽突然说梦话一样,轻轻吐出了这个字,还隐约带这些抽泣,卫蒙阳风轻轻叹了口气,震谷纹石在他的印象里,一向是…以乐观和不正经喜欢开玩笑为主,关键时刻他的力量也有限,可是……

果然,每个人,都可以是自己命运的主角,只要他想,他就可以,无论之前看上去多么不正经的人……却救了他们所有人……自己生死未卜。

“你没睡?”丝沙春旎已经醒了,靠在尚有余温的石壁上,几人中间是一个篝火堆,丝沙春旎似乎知道这里的岩石很容易就可以打出火星来,这里的一切,似乎都蕴藏着丰富的火元素似的,干燥,炎热,深红……除了晚上的冰冷,这里其他时间,都被炎热和火焰覆盖着。

“嗯,习惯了。放心,不会影响我休息的。”卫蒙阳风微笑着道。

“切,谁管你休息不休息,我啊…”丝沙春旎一边说着一边伸了一个懒腰,修长的双臂,平坦的小腹此刻都一览无余,卫蒙阳风微微偏过头,丝沙春旎也注意到了,但是只是微微脸红了一下,道:“还不是怪你。”

“?怪我什么?”卫蒙阳风奇怪道,你自己伸懒腰不注意露出了肚子还怪我?

“要不是你当初…误会我把我的心思弄乱了,我怎么会注意不到异常,那样我们就可能不会被无端端地被搞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也不会经历这一切,纹石更不会……”丝沙春旎的眉梢带着不可反驳的态度,此时初升的太阳把光斜射进洞中,丝沙春旎那双炯炯有神的黑色的眸子映着明媚的光……

卫蒙阳风不禁苦笑,也不去反驳,女人想怪你的时候,怎么样都可以说出道理来,即使那道理听起来再荒唐也一样。

不过,他看着丝沙春旎,很奇怪,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这个女孩,似乎和火焰,光这一类的东西很……不好形容,就好像火焰,光这类的东西可以映衬得丝沙春旎一种…

卫蒙阳风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只能暂时用“魅力”来形容了.

0……

估计这大概是早上七时左右,他们吃完了身上最后的食物,上路了。

这也是最后一搏了,如果能遇到那些对人类友善的聚落,那么他们就能活下来,甚至想办法回去,如果不行……

卫蒙阳风估计着这段时间是最适合上路的时候,这时候太阳开始渐渐变得毒辣起来,把整整一晚变得冰冷的大地烘烤温暖,此时还是温暖,不是炎热,所以最适合赶路,他们也加快脚步,能用上的魔力也用上,此时此刻没必要节省什么魔力了,到最后省下来的那点魔力…找不到落脚点,水和食物,魔力也不能当饭吃当水喝,一样的死。

……

直到此时卫蒙阳风他们才开始渐渐察觉到,这真的是一座大的夸张的山脉,他们此时能感觉到明显在有一种“爬山”的感觉,虽然还是没有什么山崖峭壁之类的,只是坡度变得陡一些的缓坡,但是…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这山脉…

大的异常。

一路无话,众人都专注赶路,大家也没什么聊天的心情了……

震谷白羽也是变得沉默,那双惹人心疼的眼睛中没有波澜…原本活泼爱闹的靓丽女孩,在她的哥哥疑似遇难之后,这个女孩仿佛一夜之间,就变了个人,沉默,平静,让人开始看不透了。

人都要变得,如果你不想变,而又注定要变,命运的手会“帮”你一把,即使那一把会把你摔得非常疼。

这一走几乎就是一整天,中途他们迫不得已停下来找地方休息,还好随着高度的攀升,周围开始出现大大小小不规则的巨大的裂纹个之类的,里面很阴凉,而且还有滴水,不知道那谁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却救了这些人一命。

他们现在承受着身体和精神双重的考研,身体上,极度缺水,魔力缺失,大家都多多少少受了伤还没有完全恢复,身子骨最弱的琉璃沙拉也是中途晕过去一次,卫蒙阳风硬是背着琉璃沙拉走了好长一截,虽然那样自己的体力消耗的更快,可是……必须这样做。

终于,就连毒辣的太阳似乎也被这些渺小的人类击败了,带着不甘缓缓西斜,这一天,竟然就这么过去了,他们竟然撑过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一直在赶路,一直在攀登这看似无止境的山脉…

梦中流香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内心惊起了一片波澜,即使那早已无神的双眼和干裂的嘴唇也不能影响她此刻的震惊,因为后面是被他们远远甩下的大片的荒漠,仿佛深谷一般,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爬了这么高了……

丝沙春旎带着路,看了看太阳,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嗓子都有些哑了,轻咳几声,道:“坚持住大家,不远了,我们很幸运,攀爬的是最平缓的山坡,到了山顶,应该可以看到那些友好的聚落。”

“……”其他人都没说话,只是默默点头,卫蒙阳风每每看着这几个女孩,跟着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受苦受难,自己就非常愧疚,是自己叫她们来的,还有生死未卜的纹石……虽然可能已经……

他连握紧拳头的力气都快没了……

这一天的路程,耗尽了所有人几乎剩余的体力和魔力。

如果还没找到水和食物以及过夜的地方,那么,即使是被他们无比厌恶着的毒辣的太阳,他们在明天,也再也见不到了。

他们活不过今晚……….

………

“嗯?”震谷白羽麻木地走着路,一脚踩上去,感觉自己踩到了一块硬邦邦的,有些尖锐的东西,很大,卫蒙阳风扭头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石头吧。”震谷白羽喃喃道,其他人也没在意,继续赶路。

……

可是随着他们越爬越高,周围的景色开始出现了变化,原本是清一色的荒漠沙土,现在开始掺杂着大小不一的深红色岩石,奇形怪状的,而且,还有不明物体…呈现出惨白色,似乎埋在地下,一部分裸露出来。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那应该是某种…生物的尸骨吧,经过无数岁月的风化,已经成了白骨,可是…0

“什么样的生物,骨头那么大…….”梦中流香看到不远处,一具惨白色尸骨沉默地横卧在他们面前,周围围着巨大的深红岩石,但是目测这具尸骨的长度就有不下三十米!

“……”他们的心理开始感到了不安,那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快,前面就要到了山脉的一个小高峰了,加油啊!”丝沙春旎突然来了劲头,鼓励着其他人,卫蒙阳风笑了笑,如此的无力,他从未感到如此无力,面对强大的敌人,和面对整个大自然,不是一个概念。

当众人卖出最后一步,登上了这座巨大山脉的一个次高峰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一向冷静的卫蒙阳风,也被眼前的景象冲击的内心震荡……

白骨,无数的白骨,各种各样的白骨,就像是白骨的庞大聚会一样,静静躺在地面上,从只有蛇蝎那么大小的到无比巨大的,而这些白骨…

都好巧不巧地围绕着一颗巨大的白骨头骨……

那是什么样的头骨,惨白,狰狞却带着无比的威严,即使只剩下白骨…那空洞的双目中也带着无比的力量…光是一颗头骨,就足足有七八米高……

“龙头骨。”丝沙春旎说话的语气带着无比的敬畏,崇拜和…淡淡的温柔和悲伤?

卫蒙阳风看着丝沙春旎的神情,她似乎对这颗头骨…有特殊的情感吗?

“龙的…头骨?半龙吗?”琉璃沙拉声音很轻,因为她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一路上全靠着震谷白羽搀扶着她,因为是这个女孩救了自己一命。

“不…那是……”卫蒙阳风微微握紧拳头,轻轻颤抖着……他虽然在火芒国那次见过一次哪种生物的遗体,但是当时环境有些封闭,加上太黑,冲击力并不是很大,而且奇怪的是当时那具庞大的尸体并没有产生什么冲击,。可是眼前…

仅仅是一颗头骨…他就感觉全身微微战栗……

“羽麟龙……”丝沙春旎轻声道,仿佛怕吵醒这颗沉睡的头骨一样。

……

微风轻拂,开始有了一丝丝凉意,这也提醒着众人,该继续赶路了,不然他们下场就会和这里的白骨一样。

……

“走吧,应该快到了……”丝沙春旎平复了心情,其他人也开始了赶路……

……

终于,终于,一行人看到了不远处一处小盆地,有一所小小的聚落的样子,那里的房子都是用深红色岩石搭建成的,而且入口竖立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图腾一样的柱子,上面刻着意义不明的曲线图案。

“太好了…终于…”梦中流香想哭……

“真的可靠吗?”卫蒙阳风再一次问道,丝沙春旎浅浅地笑了笑道:“怎么,还不相信我吗?那你自己等着晚上冻死好了。”

“……”

于是,一行人终于走向那个聚落,可不知为何,看着那个小小的聚落,和之前的大片的白骨……

卫蒙阳风内心有一片无边的阴霾,慢慢笼罩住了他…….

羽麟族……真的已经不存在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