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银之裂痕 第四十六章:黑色瘟疫(4)

作者:wlyhmlswy|发布时间:2019-05-15 07:26|字数:4098

土卫沙门和灵风舞春耐心地等待着兰御风琴,没有了兰御风琴在中间,两个人似乎就没什么话可以说了,这两个人可以说就像是太阳和月亮一样,平时基本碰不上,活动的范围和社交圈子也基本没有重叠的地方,而兰御风琴更像是一道纽带才能把两个人联系在一起,至于现在,两个人只是偶尔聊一些有的没的,而且话题还都是土卫沙门找的。

不过奇怪的是两个人即使没有话题,就站在彼此的旁边,也不会感到不自在或者尴尬之类的,可能双方都把对方当做空气了?

“…”兰御风琴带着平静的表情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土卫沙门笑着迎上去,道:“出来了,风琴。准备好了吗?”

“东西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吗。”兰御风琴晃了晃手指上带着的那枚古朴的戒指,估计里面装了不少的东西,因为此行他们可是要出远门的,他们要去贝岛山脉的南部地区去打听关于发生在上个月月末也就是风翠月三十一日,据说一切的起因就是那里,属于风流国的矿脉开采点,被一群疑似钢银国的军队全灭了,只留下一个报信的,而且似乎是故意放过那个人的,那就是赤、裸、裸的示威行为。

“怎么了,风琴,看着我干什么?”土卫沙门发现兰御风琴用带着思索的目光看着自己,笑着道:“怎么,被我的帅气迷住了么?哈哈我不介意的。”

“别逗了,风琴是在疑惑你为什么会和我们一起来,哼,早知道不带上你了,打扰我和风琴的二人世界。”灵风舞春笑着道。

“就算没有土卫沙门,鬼才和你二人世界——”兰御风琴发现自己跑题了,赶紧继续道:“灵风舞春我自然可以理解,但是你是属于火芒国的土卫家族,天火家族目前没有动静,我们兰御家族和灵风家族已经站在了一条阵营线上,也就是整个风流国,至于你们火芒国除了发表了向钢银国索要矿脉开采权的巨额费用外,就没什么动静了,天火家族没有表态,你出现在这里,和我们一起行动,是不是可以代表着什么?”

这里都是聪明人,不像空瞳奥火,土卫沙门也是在对方说到一半就瞬间明白了兰御风琴的意思,笑着道:“哎呀风琴你想太多了,首先遗憾地告诉你,我来这里我家里都不知道的,我仅仅代表我个人的,所以让你失望啦。”

“哼,不少你们土卫家族一个,我们两家足够应付所有困难的局面了,对吧、”灵风舞春对土卫沙门一直有一种无形的排斥和警惕,实际上相对于兰御风琴,灵风舞春的警惕性更高,想让她完全信任一个人,几乎不可能。

“不怕告诉你,风琴,土卫家族和天火家族本来商量着是想静观其变,看着你们两国互斗,我们坐收渔翁之利,但是我们也知道你们都不是傻子,一旦你们开战,我们无法幸免,必须选择阵营,所以我们两个家族现在已经开始有倾向于钢银国那边的趋势了…”土卫沙门应该是说了实话,灵风舞春的能力可是有着“测谎”的功效的,这点兰御风琴是知道的,灵风舞春给了兰御风琴一个不明显的眼神交流,这也算是两个人多年来的“默契”吧,虽然这是兰御风琴被迫形成的默契…

兰御风琴微微一笑,道:“嗯,我知道,我也猜到应该是这样,这样才正常。”

“哦,风琴你不感到…有压迫感吗,不想争取一下这两家族?”土卫沙门饶有兴趣地看着兰御风琴。

“那是我爸妈他们的事情了,我又不是家主,再说了,这个世上本身就是强者为尊,钢银国先不说以战斗能力著称的裂炉家族,单是墨银家族一个在那里就够了,就算现在钢银国只有墨银家族,我们其他五大家族联手对付它,你敢说你又百分之百的胜算?”

“那倒是。”土卫沙门也是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双手插兜,看着一旁的一颗粗壮的垂柳,道:“那毕竟是…最有名的的家族,这么多年了,这个家族从古纪元一直存在到了新纪元。,而且实力越来越强,家族的人才越来越优秀——”

“用‘变态’形容更合适。”灵风舞春直言不讳地道,土卫沙门点点头,道:“是啊,也就是当年风琴你的父母那一届真的创造了奇迹,打破了墨银家族对于第一名的垄断,但是那之后……尤其是这一届……那个墨银冷阁……我虽然同为预淬银师,但是我和她也算有过几次见面吧……虽然只是简单的谈话,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很矛盾,她仿佛一潭这世上最清冷最透彻的冰水,你能一眼看到底,但是却发现那底部只不过是一层厚厚的冰,再往下,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到形容的挺贴切。”兰御风琴笑着道。

“呵呵,还好,我的修辞学的还算不错,还拿过名次呢。”土卫沙门颇有几分得意地道。

“你总是爱把话题偏离。”灵风舞春无奈地道。

“…不管怎么说,这一届墨银家族的人已经强到了一种新的境界……她和裂炉灭龙对决的事情,你们应该听说了吧。”土卫沙门此话一出,兰御风琴和灵风舞春脸色都试一变…

“当时虽然我不在场,但是…光是听别人说…就觉得那离我有些遥远…十秒息,仅仅只有十秒息的战斗,很少有人能完整地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是…”土卫沙门说到一半,兰御风琴直接插到:“裂炉灭龙赢了…”

“…”

“但是…却是墨银冷阁在最后一刻,突然放水了,自愿认输,不然…….”兰御风琴没再说下去。

“…”灵风舞春少有的面色凝重,土卫沙门回头看着灵风舞春,问道:“我认为现在剩下的人中,最有可能挑战墨银冷阁的,就是你了,舞春,风琴虽然也到了南谷之火,但是她的魔力属性刚好被对方克制的死死地。”

“不好说…可能我拼尽全力,能摸到她就不错了。”灵风舞春也完全没把握…

兰御风琴也摇摇头,虽然她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但是她不自大,她和墨银冷阁的差距…只有她才知道。

“好了好了,别说墨银家族了,越说岂不是越折了我们的气势嘛哈哈,,现在我们三个可是荣耀三人组啊,即将踏上充满了挑战的旅程——”土卫沙门说到一半,兰御风琴毫不客气地打断道:“谁和你荣耀三人组。0”

“就是,风琴人家可是有自己的组织的哦,名字还不错呢,是不风琴,我可是也加入了哦。”灵风舞春挑了挑眉毛对着兰御风琴笑道,兰御风琴楞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但是马上又想起来了,原来是那个…

那次在火三区地下那片死寂的区域…他们像是半开玩笑似的,就成立了那么一个只有几个人的不知道算不算组织的组织,而且幸亏没让震谷纹石那家伙起名字,要多丢脸有多丢脸,还是卫蒙阳风那家伙靠点谱,不过…

“哦?——什么组织,没想到风琴也成立了自己的组织,哈哈我也要加入!”土卫沙门笑着举起手来,样子就像是上课中积极回答老师问题的学生一样,一旁的灵风舞春掩嘴轻笑起来,兰御风琴无奈地指了指灵风舞春道:“别闹了行嘛,我都不好意思承认有这个组织,当时我也是脑子一热才同意了,现在可是后悔了,接着灵风舞春那家伙竟然想要加入我这个组织——”

“哼,你欠了我那么多次,我也不能白帮你是吗,我就递交了一份正式的组织加入申请啊,怎么样,还不错吧。”灵风舞春笑着道,眉宇间满是妩媚。

“呃…我觉得你那份申请就算递给三角联合会没准人家都会同意了,给这个鬼都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野草一样的组织,暴殄天物啊。”兰御风琴是在后来偶然接到了这份申请,那是用漂亮精美的封面加上足足十多页精心编排的撰文写出来的神情,不仅包括了灵风舞春的基本自我介绍,还有其获得的荣誉(那数量让兰御风琴看了都汗颜),自己的特长,其中有四个字让兰御风琴差点笑疯了:‘性格开朗’……

这份申请她没有给任何人看,估计那些家伙看了…一个个都会抢着让灵风舞春加入的吧,但是兰御风琴只是当做了一个玩笑罢了。

“我可是认真的哦。”灵风舞春后来追问了好几次她有没有通过申请,这倒是出乎兰御风琴的预料,以灵风舞春的条件,毫不夸张的说,她去夜影会邦人家都会考虑要她…最起码有美色这一项可怕的杀伤性武器嘛,当然这只是兰御风琴个人“恶毒”的想法罢了。

也就是说灵风舞春这么优秀的人竟然认认真真写了一份申请,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要加入银瞳三角联合会呢,结果却是……

兰御风琴又不能直接问:“你不会是为了我才加入的吧”之类的有些微妙的话…自己又没那方面的爱好,所以只能同意她加入了,不过目前也只有卫蒙阳风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尤其是不能让那个震谷纹石和空瞳奥火知道…

“是‘风与银’啦,怎么样,这名字不错吧,我觉得比那个什么‘银通三角联合会’好多了!”灵风舞春很自然地笑道,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

“你别讽刺我了。”兰御风琴无奈地道。

“哦!‘风与银’…”土卫沙门低头沉思起来,虽然不知道沉思的什么…

“喂喂拜托你不要做出这么一副真的在认真考虑的样子好吗,这只是闹着玩罢了。是一时兴起,一时兴起你懂吗,那帮家伙一时兴起非要临时组建这么一个组织,现在就那么几个人,随便一个城镇的商会都比我们厉害太多了好嘛。”兰御风琴无奈地道。

“不错。”土卫沙门的神情变了,淡淡的认真中带着浅浅的笑,看得兰御风琴一愣…

“多少知名的组织…往往不都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素,或者你说的‘一时兴起’,慢慢发展,最后,成了气候吗?”

“呃,就算你这么说…”

“风琴我问你,银瞳三角联合会是怎么来的?”土卫沙门问道,这个只是他们都早就滚瓜烂熟了,因为那是一入学就要学习的历史知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意思——”兰御风琴说到一半,土卫沙门认真地看着兰御风琴,道:“告诉我。”

“…你这个人真是…哎好了知道了,三角联合会是由‘银之杯’发展而来的,据说,那是在拉梅尔大人还在世的时候,在一次和朋友以及其他优秀的淬银师们交流的宴席上,他本人特意准备了一个袖珍的但是由纯银打造的杯子,里面装满了清水。

他举着银制的杯子,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今天宴席虽然有无数的美味和美酒,但是我认为各位真正追求的,该是这杯中的东西,水,无形无色,任意变换,在银的器皿中,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我愿同大家一起努力,发展淬银术,一同探索那无穷尽的真理世界,各位可愿意?’说罢,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于是,银瞳三角联合会的前身,银之杯,诞生了。”灵风舞春呃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向往。

“可是那可是墨银拉梅尔啊,墨银拉梅尔,被公认的淬银术的鼻祖,传说一般的存在。我们几个说白了…一堆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罢了。”兰御风琴自嘲道。

“但是,谁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拉梅尔大人也不是生下来就那样的不是么,相信我,风琴,这个组织…不要放弃,没准将来…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呢,没准…以后会取代三角联合会,也说不定呢。”土卫沙门的话虽然听起来天方夜谭,但是…

兰御风琴竟然真的内心深处,有那么一个瞬间…颤动了一下……

……

微风拂过,阳光明媚。

“我申请加入,风与银,好吗,风琴。”土卫沙门淡淡地笑着,看着兰御风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