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影之冠 第五十九章:迷雾之灾(8)

作者:wlyhmlswy|发布时间:2019-01-12 07:13|字数:3429

银瞳三角联合会,地处奥克米大陆的中央,始创于古第三大纪元,正是淬银先驱墨银拉梅尔还活着的时候创立的,三位先驱,灵风恩利弗发现了魔力的运用和创立了时间的记录,天火祝离进行了融炼的变革,这两位先驱一直被诞生最晚的墨银拉梅尔尊称为“老师”,因为墨银拉梅尔诞生的时候,灵风恩利弗已经去世了,天火祝离也年岁不小了,但是这二人留下的东西却是为墨银拉梅尔开创淬银术的辉煌道路留下了极为珍贵的瑰宝。

拉梅尔本人亲口承认,没有二位老师的努力,仅凭自己一个人,估计须要再多花费百年的时间才可以达到现在的程度,丝毫不夸张。

所以整个淬银的历史和辉煌,是三位先驱共同的功劳,也被后世一直纪念着,尤其是现今知名度最高,为整个大陆所知晓的,聚集着整个大陆各个领域最顶尖的人才,拥有着最先进齐全的器具和材料,以及保存着最多的成品的组织,就是“银瞳三角联合会”了。

该组织秉承着“风、银、火”的理念,把整个组织设计成三大块区域,呈三角形状,每一个区域都驻扎着,或者说居住着最顶尖的最优秀的人才,三大区域的中央,是最为著名的“银之会议厅”,多少重要的决定,甚至可以影响了整个大陆走向的决定,都是在这里,汇聚了全大陆各个位于权势顶点的大人物们,一起做出来的决定。

而会议厅的下面,地底深处…

就是那传说中极为神秘,戒备极为森严,保存着最为齐全的材料,药剂,淬银器具、纯银等等,那是全人类甚至全大陆所有智慧生物们只会和汗水的结晶,数不尽的瑰宝能晃瞎任何人的双眼。

曾经有一任会长自信地拍着胸口说:“就是有着中渊之土实力的羽麟龙族来了,把我们整个地上部分全消灭,地下的银之牢狱也会保全!”

可见其保护之严密。

此时在三角联合会的中央,诺大的却是空荡荡的会议厅,足以容纳上千人的巨大会议厅,以银色为主色调,夹杂着梦幻般的翠绿色和暗金色,不知是哪位大师设计的,给人一种足够的视觉冲击感。

这座唯有被邀请的最为尊贵的人才可以进来拥有他自己的一个座位的大厅,此时,却只有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全神贯注地看着前方巨大的讲台,还有那银色的魔力器具。

此时此刻,仿佛整个大厅,都归属于他一个人了。

……

“原来你在这里。”会议厅左侧的边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听起来很年轻但是有很成熟有磁性的男子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厅中,那个坐着的人没有丝毫动作和回应。

“……”进来的男子穿着一身看起来很正式的淡灰色会议正装,脚踏着一双纯黑色的皮鞋,脖领处是一朵精心整理过的黑色蝴蝶结,梳着整齐的短发,有着短短的刘海稍稍遮住自己有些宽大的额头,翘挺得鼻子搭配上那一双淡棕色的眼眸,给人一种干练,高贵,不可侵犯的感觉。

他慢慢走到那个人不远处,二人相隔着五六个座位的距离,那名正装男子也坐下来,坐得笔直,同时从被整理的一丝不苟的衣服中拿出一块灰金色的怀表,擦得锃亮,看起来时常维护,看了一眼,又揣了回去。

“我一直不明白,你老去看那块催命一般的破表,难道你每一秒都安排好了做什么了吗?”坐着的那名男子声音带着些慵懒,正装男子微微一笑,语气礼貌而不紧不慢,就像是贴身服饰大家族的高级侍从一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习惯,不是么。我看表,您,发呆。”

“哈哈……”那名男子突然大笑起来,同时用双手拍着自己的大腿,很不修边幅的样子,因为在正装男子看来,那名男子也不过是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甚至可以说在这种抵房有些邋遢说不过去的服装:一件领子开着口一边还翻开着的红色短袖,一条宽大的白色的裤子,一双普通的白色鞋子,还带着些泥巴……一头乱糟糟的淡银色的头发,这种发色很少见,略显清秀的五官和看起来有些扎人的胡子。除此之外,就是他左手小拇指带着的那枚银色的戒指了。

看不出实际年龄,估计也得三十岁左右。

“您这个时间不是应该抛在图书馆里勾——请原谅我的措辞,应该是和美丽的女士们讨论深奥的淬银术吗,或者进行魔力的切磋。”正装男子一本正经地说到,语气中也完全听不出来任何讽刺的意思,但是在那名邋遢的男子耳中,就不一样了。

“你闲的没事来这里说教我了?”男子斜着眼瞥了一眼正装男子,同时顺便叫了一遍正装男子的全名:“墨银息藤。”

“不敢,您是会长,我只是据实而说。”墨银息藤,墨银家族的精英成员,也是银瞳三角联合会两名尊贵的副会长其中之一!

“呵呵,我这个会长……不当也罢。”男子 随意地说出了这样的话,要是换成旁人听见了,估计会认为他不是疯了就是有病,或者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一类的。

可是……

“还有一年,您就可以退了。”墨银息藤微笑着道,那名貌似是会长的男子冷笑一声,看着墨银息藤,道:“放心吧,就算我退了,也轮不上你和兰御恒空,更轮不上六大家族!你应该知道。”

“是,我知道,无论是我还是恒空副会长都知道。”墨银息藤认真地说到。

“呵呵,别以为你们墨银家族的小动作我不知道,这项规定,可是当初你们的先祖拉梅尔定下来的,现在,你们想自己违抗为自己带了无限荣耀地位的先祖吗?真是可笑。”男子笑着道。

“自然不会。”墨银息藤没有多余的辩解。

“那最好。”男子说完,再次看向前面。

时间,一分一秒息过去了,二人静静坐着,依然隔着六七个座位,谁也没说话。

……

墨银息藤再次拿出怀表看了一眼,随后起身,面向男子道:“已经正午时分了,我该去整理我的事情了,顺便用餐,会长要一起吗?”

“不用,我不爱吃草。”男子毫不客气地道,墨银息藤眼角微微跳了一下,随后再次笑了笑,对着男子微微行礼,似乎那一切的礼数做得无微不至,随后道:“那么,再见,诺西会长。”

……

就在墨银息藤要出门的那一刻,被那名诺西会长叫住了。

“喂,这次的迷雾行动,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毕竟这次是你代表联合会出面的,有把握吗?”诺西会长懒洋洋地问道,那语气就仿佛在问自家的邻居“你这次考试能及格”吗一样。

墨银息藤认真思忖了片刻,随后道:“有四成把握。”

“哦——”诺西发出一声拐角,随后似乎是幸灾乐祸的笑说道:“我们一向精明干练和墨银息藤副会长竟然也只有四成把握?”

“如果换成是恒空副会长,那么机会有五成,但是还是不够,如果会长您这次出面,我们能胜利的机会,绝对有七成以上。”墨银息藤说道。

“呵呵,你还真是抬举我了,不过你有一个优点,有自知之明,你也知道,兰御恒空比你优秀,在这次事件上,体现在人家的成功率比你多出‘一成’。”

“的确,没有必要不承认,虽然的确心有不甘,但是比不上就是比不上,有时候一成往往说明了很多东西。”墨银息藤说道。

“说到他,话说,最近,他的独女,兰御风琴,似乎在火芒城出现过,而且貌似和这次迷雾之灾有关联。”诺西语气变得平淡下来。

“这件事情兰御恒空已经表示会弄清楚的,我的职责,是代表联合和配合学院城以及其他家族的支援,对抗亘斯弗格的破坏。

“呵呵,但是只有四成的机会,那古老种族的领主,亡歌影冠,北海之水初级,还是至少,你带领的队伍中,有哪怕一个能抗衡的吗?人海战术面对超级高手是没用的,只会白白成为炮灰,就算我破例让你使用燃魂药剂……你觉得就一定能击败那个亡歌影冠吗?”

“几率不大,所以我说,如果会长您肯亲自出马——”墨银息藤没说完,诺西干脆地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懒…我更愿意在后面看戏,说实话,现在即使没有我,你和恒空也可以很好地运作整个联合会了,我的作用,呵呵,快要和摆在联合会每个区域门口的巨大的雕像差不多了,就是个精神象征。”诺西的语气中带着些自嘲。

……

“那个女子,血樱——”墨银息藤刚说了六个字,瞬间一股无法抵抗的可怕气场压了过来,自己就像是一个凡人面对着滔天巨浪一般!原本距离自己很远的诺西几乎是瞬间到了自己面前,那双黑色的眼眸深处散发着银色的光芒,仿佛利剑一般要刺穿自己。

“不许……提那个人。”诺西的声音仿佛时候的野兽一般,但是瞬间,自己也冷静下来,那可怕的气势瞬间散去,他又变成了那个邋遢的闲散的男子,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低着头。

……

“这么多年过去了……”墨银息藤轻叹道。

“有些东西,有些人……给你留下的创伤,哪怕是永恒的时间长河,也无法冲刷干净的,永远…….”

“那么,我走了。”墨银息藤微微躬身,表示自己的歉意。

“喂——”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墨银息藤敏捷地转身抬起右手抓住,那是一枚纯银的钥匙,表面刻着无法理解的纹路。

“去吧,银之牢狱,燃魂药剂,仅限一瓶,这是我的破例,如果这样你还无法战胜,那么我们活该被灭亡。”诺西说完,摆了摆手,似乎很疲倦,墨银息藤没说任何话,转身离开了。

………

“呵呵……”无法形容的带着颓废、绝望、麻木和其他不知名情绪的低笑声,久久回荡在这座神圣的会议厅中,无人知晓……